顺丰借“丰食”入局团餐外卖,否认叫板美团、饿了么|饿了么|顺丰|美团_ 新闻

  • 时间:
  • 浏览:17
  • 来源:磐安资讯网

  原标题:顺丰借“丰食”入局团餐外卖,否认叫板美团、饿了么

  近日,有消息称快递行业龙头顺丰“低调”进军外卖行业,上线“丰食”小程序,主打面向企业员工的送餐服务。

  团餐被业界认为是餐饮行业的最后一片蓝海。顺丰此次动作将为行业带来何种变化,是否会向美团、饿了么两大龙头发起挑战?对此,5月10日晚,顺丰方面回应称,“丰食”平台主要服务于企业团餐订购,与美团、饿了么的目标群体不同,尚处于商家入驻和试运营期。而且“丰食”团队目前只是一个项目组,仅十几个人,并不是顺丰同城的发展规划,更说不上是顺丰总部的发展战略,“绝对不是要叫板美团、饿了么”。

  顺丰做团餐外卖暂为“试水”

  近日快递巨头顺丰杀入餐饮外卖领域,其旗下公司顺丰同城上线名为“丰食”的小程序,主打面向企业员工市场的送餐服务。无论是企业团餐还是个人用户,均可在该小程序上点外卖。

  5月10日,新京报记者打开“丰食”小程序发现,目前仅有外卖下单和堂食点餐业务,而堂食点餐暂未开通。页面信息显示,德克士、必胜客、云海肴、吉野家、味千拉面、西贝、真功夫、俏江南等多家餐饮品牌已入驻。

  该小程序显示,其平台开发者为深圳市顺丰同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服务类别为电商平台、外卖平台,在今年2月14日注册。

  新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获知,4月8日,深圳顺丰泰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方便食品、啤酒饮料、运输贮藏等类别上申请“顺丰同城丰食”“风食团餐”注册商标。截至5月11日,上述商标均在“等待实质审查”,尚未注册完成。而深圳顺丰泰森控股是深圳顺丰同城信息技术公司的间接百分百控股股东。

  这是否意味着顺丰将发力餐饮外卖业务,甚至与美团、饿了么竞争呢?5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从顺丰总部、顺丰同城以及“丰食”平台三方面了解到,顺丰暂无大力进军外卖领域的计划,该小程序仅为“试水”,目前只针对团餐外卖业务,与美团、饿了么的个人外卖业务并不相同,目标用户有所差异,对标企业是美餐网。

  “后期还会打通员工餐补或福利这一块,目前暂无开发APP的相关计划。如果个人使用这个小程序体验不错的话,不排除会适时推出针对个人的外卖业务。”5月10日,“丰食”平台相关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尚处于商家入驻和试运营阶段

  可以说,顺丰入局餐饮外卖领域已成事实。相较于美团、饿了么,“丰食”平台的外卖有何不同?

  新京报记者搜索该小程序发现,平台上的商家起送价普遍偏高,且餐品主打20元至50元一份的工作餐。以望湘园(朝阳大悦城店)为例,该门店仅提供22元、28元、35元3档工作餐,不提供堂食餐品,且起送价格为70元。5月10日晚6时,记者尝试在该店下单发现,配送时间为次日中午(5月11日11:30-12:00),并非即时配送。

  在“丰食”平台,餐饮门店的外卖销量如何?5月10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望湘园(朝阳大悦城店)和刀小蛮半只鸡过桥米线(远洋未来汇店),但两家门店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暂未听说过“丰食”平台,也未接过相应订单。望湘园(朝阳大悦城店)工作人员说,“我们的团餐是之前疫情期间推出,客户主要通过朋友圈,或者附近走访获得,之前的确没有接触过‘丰食’平台。目前店里恢复堂食,团餐业务也不主推了,但是预订的话,还会提供服务。”

  对此,“丰食”平台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该小程序今年3月才上线,目前仅运营2个多月,尚处在商家入驻和试运营阶段。“该平台原为新冠疫情期间,公司针对顺丰几十万的员工开发的订餐程序,后来发现这个经验可取,这才‘试水’打造成服务于企业团餐的平台。”

  刀小蛮半只鸡过桥米线所属的云海肴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家品牌确实已经入驻“丰食”平台,“总部目前已走完相关入驻合同,但暂未联通好门店的收银系统,一旦联通好便会给门店做相关的培训。因此,有些门店暂不清楚状况也属正常。”

  团餐对食品安全要求更高

  “用外卖的平台,做团餐的业务,实际上是疫情期间产生的一种新物种,可以称之为‘大规模外卖、小规模团餐’新型模式。”5月10日,中国饭店协会外卖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史晓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说,团餐对食品安全和配送均有更高的要求,“对厨具、厨师配备、食材等都有不同要求,并不是一般的餐饮店可以操作的”。

  如果餐厅做团餐业务,是否需要申请专门的资质呢?5月10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从相关管理条例来看,餐厅做团餐目前暂时不需要申请特别的资质,也未根据分量不同来规定食品安全标准,“无论做一人份的外卖,还是百人份的团餐,食品安全标准都是统一的。”

  某外卖平台相关人士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并不是所有餐厅都可以在平台上线团餐业务,首先要求餐厅具备大批量制餐的能力;其次,对商家的食品安全也会有更高的要求,“一个人吃了拉肚子,和多人以上吃了拉肚子可不是一个概念。相关医疗机构鉴定发现3人以上食用同种餐食出现问题,或将启动食品安全公共突发事件程序。”

  新京报记者也注意到,国内对团餐的界定并未统一标准,业内也一直在呼吁制定团餐行业相关标准,让团餐“有法可依”。实际上,2019年,无锡市烹饪餐饮行业协会、广东团餐配送行业协会相继推出“团餐生产与配送规范”标准,对团餐生产过程中原材料采购、加工、烹调,以及包装、贮存、配送和销售等环节均提出具体规范要求。

  团餐市场规模是外卖两倍多

  团餐外卖的蛋糕有多大,为何美团、饿了么、顺丰均布局该领域?团餐外卖是否会成为餐饮发展的新方向?根据《中国团餐行业供应链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我国餐饮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万亿元,其中,团餐占据30%市场份额。据艾媒咨询统计,2019年中国团餐市场规模高达1.5万亿元,今年有望达到1.69万亿元。

  相较于团餐的市场规模,外卖市场蛋糕尺寸稍小。美团与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中国外卖产业调查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外卖交易额达6035亿元。以此数据推算,团餐的市场规模将近是外卖2.49倍,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实际上,团餐被业界认为是餐饮行业的最后一片蓝海,但仍处于“高度分散,小企业林立”的状况,目前较为知名的团餐企业有千喜鹤、中快、鸿骏膳食等。但随着连锁餐饮商家入驻外卖平台,团餐市场或将迎来新的洗牌。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2月疫情期间,美团、饿了么两大平台相继推出团餐业务,携手各大餐饮连锁品牌,对接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为企业员工复工之后提供无接触配送服务。

  以饿了么为例,团餐业务上线初期,在全国13个城市,已有近9000家餐饮企业加入“企业团餐安心送”服务。而美团也表示,行动推出当天,便接到百余个相关咨询电话,包括来自多家医疗器械园、科技园的用餐需求。

  顺丰已布局本地生活服务

  “目前来说,团餐外卖业务只是外卖业务很小的一部分,不过这块领域绝对是一个增量市场。”某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说,正因为是一个增量市场,每天都有很多企业进来,也会有很多不适宜的企业走掉,“我们非常欢迎新的入局者,带来的创新必将推动行业的发展。”

  史晓明也表示,新的玩家入局可能改变美团、饿了么两家独大的局面,顺丰利用配送优势,也可能让运营体系更有效率。

  在2019年举办的中国团餐产业变革者峰会上,众多参会者认为,传统团餐向新团餐过渡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团餐从业者需要不断探索更为先进、完善的商业模式及形态。

  不过,业内也有人并不看好顺丰此举。某业内人士表示,团餐本是薄利多销的业务,商家入驻平台的佣金本身就偏低,因此,顺丰低佣金吸引商家入驻并不存在优势;另一方面,预约制的团餐配送和即时配送是两种不同模式,“个人外卖介入团餐外卖有优势,但从团餐转成个人外卖业务则并容易,并不是大旗一摇,说做就能做的。”

  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顺丰同城已经独立运营,在去年10月发布了“顺丰同城急送”品牌,采用即时配送模式,业务涵盖餐食茶饮、蔬果生鲜、商超便利、医药用品等全场景配送。而这与美团、饿了么推出的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是一致的。

  顺丰同城方面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丰食团队目前只是一个项目组,团队仅十几个人,并不是顺丰同城的发展规划,更说不上是顺丰总部的发展战略,“绝对不是要叫板美团、饿了么”。

  新京报记者 欧阳晓娟 图片来源 小程序、天眼查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危卓